尬看车展

本来是压根没想去看车展的,后来是听说华为也参展去了,转头又一想,带小孩去看看热闹也行。记得以前车展都有一片室外场地展出卡车客车越野车的。

于是就去了。

没什么意思,挺失望的。

大车只有HOWO、福田戴姆勒,和上汽,在一层展厅一个小小的螺蛳壳里缩着。

斯堪尼亚可能是不打算在中国做生意了,也没来布展。

IMG_20190420_151217

IMG_20190420_150838

雷诺可能也想开了,也可能是想不开,在展台上摆了一台车,内饰的感觉跟我儿子五百块钱的保时捷小跑一样。

IMG_20190420_135554

到了二层,特意去看了一下华为。

华为这公司搞的挺神秘的,一厢情愿的也觉得肯定逼格也挺高。

结果到了人展台上,人拿出了十几张制作精美,色彩鲜艳的PPT给我们看。想问个问题,负责专题PPT的小妹妹还坐在观众席上玩手机,一问三不知,连个宣传册都没有

——是真没有,华为没做。

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华为不显山不露水,悄咪咪的在家练绝世武功,这次武林大会来切磋武艺,结果就是扬了扬幌子,连个存在感都没刷出来。

IMG_20190420_141501

IMG_20190420_141303

最后,必须强烈表扬一下Lynk展台。要不是今年有领克,这一届车展就是个不及格。

别说中国车企造车有没有领克认真,如果就仅仅在布展上有领克那么认真,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IMG_20190420_114539

IMG_20190420_120651

雷克萨斯奇迹

这本书晴翻一页,雨翻一页,都是在下午开工之前看,看了快一年,终于看完了。

雷克萨斯奇迹封面

 

总体而言

这本书对于组织的领导者非常实用,以Lexus为案例,详细介绍了组织的产品战略、营销、渠道、组织文化、人才梯队——组织中所有的管理维度。

并且非常可贵的是,这本书在开篇甚至详细阐述了不同市场的文化,来阐为什么Lexus——还是不习惯这个翻译成雷克萨斯——想要进入欧洲,为何要先回到日本。

这本书的叙述措词,加上翻译的原因,从头至尾弥漫着浓浓的日本人味道。措词恭敬、克制,每一句话都像是演过礼一样,毕恭毕敬。

拾珠

整本书的阐述非常系统性,并且很日本——所有的上层概念都会从理念落实到实际行动,做详尽的介绍。

所以想要有条理的了解这本书,买一本看就行了。有些书里面的珠玑之词,没事儿的时候可以砸吧砸吧一下。

客户关系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尊重自己的顾客,包括在公司内部的客户——这是失败的根源。

每天把项目为导向、顾客是上帝、行政服务这些陈词滥调挂在嘴边,实际上做的却是南辕北辙的事情,成不了。

德国人对雷克萨斯的态度

组织目标

整个公司从总经理到四五个人的小组组长,都把管理挂在嘴上。然而却没有人谈过管理中最重要的事情:这伙人聚在这是为了什么。

可能有些即使是基础管理学教材,都不会郑重介绍一下组织的概念。然而组织的概念是一切活动的基础,很多时候都可以听到“流程再造与组织重构”这对话术,说的就是组织与流程之间皮与毛的关系。

如果组织领导者的工作里只能有一件事情被列为最重要等级的话,那就是思考组织目标。

岩月一词就很好地为老板考虑了一下组织目标,并且至少在战略层面考虑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

如果以2010年时的眼光回首往昔的话,现在的我们应该在做些什么?

image

 

金子则是把岩月说的内容在更具体的产品属性层面描述了他的想法:

21世纪的汽车应该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也就是说:

当人们身处其间时必须感觉舒适,是一个能够使人得到抚慰的空间,在使用者快节奏的生活当中充当响应的角色,从不同的角度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image

组织目标是个性命攸关的事情,然而在实际工作里,除了集团的官宣不痛不痒地挂在海报和网站上——就再也看不到任何子公司、技术部门、团队重视并且讨论这个问题——不管是在务虚还是务实的层面。

产品目标与属性

这本书花了一点点章节去说Lexus产品自身的事情——因为产品这种东西在不同的背景下所应该强调因素是不一样的,很难总结,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产品的有一个要素是社会从贫乏走向富足的过程里必谈的,并且可能决定产品的生死——客户体验。

下面贴了几张截图,笼统的说就是丰田人自己对Lexus这个产品的目标期望。

我们也实际的产品目标问题摆在眼前,却没有人去解决:

无一例外,每一次我问某个工程师,诸如这种问题,为什么XXXX功能遇到ABS要退出,得到的回答都是这就是L2的定义所要求

——姑且不论这是不是跟L2有关,这只是个技术问题——即便就是因为L2的定义导致产品功能是这样的,有没有人问过,客户究竟是要L2还是要XXXX功能?

然而同样司空见惯的是,从销售那儿传来的客户声音,与研发工程师的说词针锋相对——这是个什么破功能,为什么它总是干扰我开车?

这个问题本身很简单,客户是对的,工程师是错的,相信大多数组织领导者都懂——可为什么通过基层工程师做出来的产品,就成了客户是孙子呢?

 

image

 image

image

实际的管理措施

上面说这本书有谈实际行动该怎么做——其实还不至于具体到具体的产品开发、项目过程,而是在组织级的战略介绍——必要时阐述一下执行终端的某些细节。

所以这些管理措施的阐述并不是从一般教科书的管理维度阐述的,而是类似于想到哪写到哪方式。毕竟这本书要讨论事情是老板该做什么。

书中介绍的有些内容是平时工作中应该更多的去关心的:

 

>> 团队效能的激励与维护

image

 image

>> 重新定义营销与研发团队的KPI。

虽然这里说了品牌优先——实际上这里隐含了这样一种逻辑,商人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即使强调品牌优先,并不意味着甘愿亏本。

丰田人自己提出了酒店洒咖啡的案例,很明确的说了什么叫品牌优先,什么叫不亏本。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 问题管理

日本企业与中美还有欧洲企业,当面临在问题时,内部成员之间都会推诿扯皮。然而日本人解决这问题的方式,很——轴。

并不是说这就推荐日本人的方式,而是应该始终重视问题的解决,不管是用日本人的方式,还是欧美人的方式——反正绕道走,找借口,终归是要还的。

 

image

image

简而言之

知行合一

肖东烈士

肖东,女,原名董鹤棣,宁波鄞县人。中共党员,先后在奉化大桥,方桥及鄞县凤岙等地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肖东1920年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

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以教书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深入农家宣传抗日。

1942年冬,因国民党搜捕,离开家乡。此后,受浙东区党委敌工部派遣,前往上虞县百官镇,为党传递情报。

1945年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北撤,隐蔽在上虞小南山一带。党组织让她负责虞东区工作,先后任命她为虞东区特派员、区委书记、区武工队指导员等职。

1948年6月,肖东被敌人逮捕。押解到余姚的国民党四明山地区绥靖指挥部受刑,敌人逼她交出党组织地址和党员名单,无果。绥靖指挥部指挥官郑小隐恨部下无能,亲自审问肖东,无果。

1948年9月12日,肖东在游源岙就义。

为纪念肖东,余姚县把以中乡改为肖东乡。

肖东烈士纪念碑、陈列室位于余姚市兰江街道(原凤亭乡)郭相桥村前溪湖畔,是宁波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宁波市中共党史教育基地。

~~~~~上面都是抄的~~~~~

肖东烈士墓靠山,东面而望,纪念碑下有新祭的菊花。墓园脚下是小小的一塘水库。水库面积只有4平方公里,很迷你。

以前也来过,纪念碑旁边的革命烈士史迹陈列室,上次没开,这次也没开。可能除非国家领导人来纪念,它是不开的罢。

不知道烈士墓园的朝向是不是跟平常的讲究不一样。肖东的纪念碑其实可以沿着山往南转一下,变成坐北朝南的,现在它是朝东的。

水库边上是条机耕路,够一台小车通过。路上掉满了去年落下来毛栗,被车轮碾过,像一个个被压扁的海星。水边三三两两支着鱼竿,藏在树丛里。

周末稍静,这是个喘息的好去处。

三屎一车

一车三人是上周二晚上到了达州。到达州之前,在开县的服务区吃了点东西。细娃吃了一碗黑米粥,塑料盒封住用奶茶吸管喝的那种。然后司机换班,老婆接着开了一个小时,回到了家。

第二天,细娃的屎就稀了,上午拉一次,下午拉一次,还有点血。老婆怪罪那碗开江的粥。说她也喝了几口,也感觉不舒服。不干不净,搞的小娃得急性肠炎了,

那我说就去看看医生吧,不用药小孩对付不了肠炎。老婆说先观察一天,买点蒙脱石散,加上益生菌,看看情况。

情况没啥好转,晚上又拉了一次,腹泻倒是不严重,就是拉稀。后半夜又拉了两次。老婆说,去医院吧。

上一次来达州的时候细娃也去过一次医院,达州二院。这次也去了二院。

到了医院,我想拉屎了。

很顺利,噗噗噗噗,一大坨。目测三斤,褐色,稍有点溏。提上裤子想走,踩下冲水脚蹬,冲了十秒钟,只冲走一小坨,目测坑里还有二斤半。可能是最近吃的不太好,溏便有时候也比较黏。再踩下脚蹬,打算冲个三十秒,应该就能擦干抹净。水哗啦哗啦冲了大约有半分钟,都从那座屎山的两侧溜走了,水土一点没流失。略有尴尬。不甘心,再冲刺,冲了三十秒,终于滑下去二两。看来还是可以冲下去的。于是又踩下脚蹬,哗哗哗,这回冲了大约一分钟,那座山纹丝不动。

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再来已发,脚蹬踩到底,冲了足足一分钟,还是没动。打算逃之夭夭。小心翼翼拧开厕所门,觑着门缝看外面没人,舒了一口气,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这厕所倒是很接地气,跟其他医院一样。记得余姚人民医院儿科旁边的厕所门上写着“B超看男女”,这个厕所上打的是代孕广告。

IMG_20190201_082932

IMG_20190201_083419

在达州吃的不是很适应,然而心情很放松,因此屙屎也轻松,一天有那么两三回。有天早上,低头一看,居然是鸡蛋黄色的。这种屎通常是一年拉一回,春节能拉出这么好的屎来,也难得。

在江北机场,航班晚了半小时,因此进了候机大厅之后还有一些时间可以让孩子玩。将近八点,去看看是不是开始登机了,检票员说快了。肚子感觉有点涨,尻门略有存在感,于是趁着登机前的去洗手间。蹲下之后,全无屎意,有点后悔,可能是六点多的时候吃的比较撑,被刚才那感觉骗了。可也不甘心白来一趟,再说一会儿就在飞机上要拉也不方便了,于是浅浅的深呼吸一次,运气,沉气,小腹鼓起劲,没弄出来。反复三次,没弄出多少,喷了几朵稀烂花,然后就没有了。

本来到了杭州机场,是打算让孩子爷爷来接的,结果爷爷感冒了,开不了车,奶奶自告奋勇说来接。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自己叫个车回家吧。

滴滴顺风车已经停了大半年了,有个滴答可以凑合用。先对比了一下滴答顺风车和滴滴快车。顺风车只要一百出头,快车不到四百块钱,于是先发了个顺风车的单子。头天下午的时候有人接了,很快有个手机打进来,说他就是接滴答顺风车的,一口价三百五,他是做这个生意的。我说我要考虑一下。三百五,那还不如快车。

回到家老婆说要不就找之前送她出差去机场的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三百二,下来了。

然而她还发了个滴答的顺风车,头天晚上逛街回来,接到一个电话,是个文绉绉的男士,说他接了滴答顺风车。老婆担心又是那种专做远途生意的出租车司机,于是编了个谎说订单挂了很久没人接,所以另作安排了,不走了。然而挂了电话她又反悔了。那人说话文绉绉的,电话号码又是北京的,说不定真是个顺路的,可以省两百块钱呢。可是已经答应了出租车,又已经回绝了顺风车,心里矛盾了再三,斗争了几次,抹不过面子,遂下定心让出租车司机来接。

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等取完了行李,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在停车场上了车,一部黑色的朗逸。司机是个圆脸,三十多岁,刚抽完烟,说话干练简短。上了车,四人无语。车紧跟在一台白色比亚迪后面,排队穿过道闸,简单的轰鸣了一下,加速出了停车场。紧接着身后传来简短气愤的女声:

哎!停下,给我停下!

原来司机逃了停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