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书壁挂

好久了,有些年了,一直都在为电器的说明书怎么收纳犯愁。

热水器的想放在厨房,空调的想放在空调上。以前的时候这些说明书都统一放在一个纸盒里,最终也只是满足了一下收藏癖。

为了方便取用,淘宝上买过一个亚克力的文件显示盒,贴在热水器柜门后面。亚克力那玩意是硬的,塞进去就拿不出来。另外这硬盒子也塞不了几张纸,没塞几张纸就焦虑了。

回到老家,老婆拆了个烤箱,多了个说明书,于是又焦虑了。上淘宝,看来看去,还是不满意。

灵机一动,计上心头,拉边袋挂起来,虽然是斜的,至少也解决问题。

编队行驶

早上摇摇晃晃似醒非醒去上班,到了办公室,早饭吃的包子都还在嗓子眼堵着,就被成吨的邮件压成了肉夹馍。

到了中午,本来无心吃饭,被L从座位上拖出来,说去吃饭——我看L他是寂寞了,于是一咬牙一跺脚,起身吃饭去。

走到办公室闸门,碰到Z。

L问:吃完了?

Z答:没。

L:去吃饭吧。

Z:不吃了,费劲。

C:去肯德基,不费劲。

Z:行,那个不费劲。

走在路上,Z开始聊天:

肯德基可以,可以边吃边聊。

我最近在想一个事情Ho,就是TJP之后究竟是什么,是不是HWP。

我发现TJP之后,有一个东西,比HWP更好,可能来的更快,就是编队行驶。

编队行驶可以让车辆只要具备TJP的能力,就能跟着前车走,用不着HWP那么强的传感器。

就一个头车,要求高一点,要么让人开,要么就得是L3的等级。

三人到了肯德基,坐下来吃上了,聊的更敞了

编队这个事情要做出来快,就是剩下一件事情,商业模式得有。

弄个排队收费的,想要跟着头车走,得付钱。

头车开得好,就点赞。不行,这话太挫了,叫打赏。

头车开不好,就差评——这种负激励其实不太好。得让高速公路的监管系统给个驾驶员当头车的评级,开得好的老司机,才有资格当头车。评级越高,允许跟车的数量就越多,评级越低,允许排队的数量就低。

老司机下班回家,当个头车能带十辆车,搞不好这一路的油钱就回本了。

后面那些排队跟着的车,车里人想干嘛就干嘛,跟其他一起排队车上的人打扑克。

一起排队跟车就可以组团聊天,就跟美国人当年在公路上用收音机聊天一样。

这个事情能把人凑起份子来,肯定有戏。别的自动驾驶的事情都是把人踢掉,没人的事情。

这事儿是挺不错的,有搞头,最难弄的应该就是协议了。

搞了协议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通信安全,得有两路通信。车载收发搞两套可以,基站搞两套,难。

管理困境

最近半年也没睡好,锻炼身体也耽误了。

在项目中,就是要针对具体问题,问责对应的责任人,问到对方无路可退。

项目中有对应职能部门与我方职能人员的,就把我方对应职能人员作为责任人。没有职能关系对应,就由项目经理作为对接人员与之对接,要求内部相关的职能人员与我方项目经理对接。

Posted in

唐李问对

唐李问对心血来潮买的,页数不多,趁着吃完午饭的十几分钟,翻了几个月——也翻了整整四个月,看的比较慢,其中大部分关于临场战术的对话,都跳过,实际上也没读了几句话。

IMG_20190825_155359 

臣以正兵

正兵是与奇兵相配合使用的一对术语,正兵通常是主将、摆阵、循序渐进、步步为营这样的正面战场策略,奇兵就是旁门左道,不讲套路,邓艾偷渡阴山,韩信暗度陈仓之类。

李世民因为高丽的问题,想要出兵,问李靖:“兵少地遥,以何术临之?

这不就是我们公司这么多年来天天都在问的问题么。

李靖的回答微言大义,振聋发聩:“臣以正兵。”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臣讨突厥,西行数千里。若非正兵,安能致远?

正兵,看上去很平淡,也没什么玄机的词。正兵的做法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最笨的办法,前方正面刚,后方次序供给。正兵也是长征致远的唯一方法。

在实际的工作里,大多数人,却都在做着“奇兵”的套路。

IMG_20190825_160159

IMG_20190825_160219

小术胜无术

公司里人人皆出“奇兵”,令无行,禁无止,最基本的目标谈话都不做充分。发号施令,众人只知其名,不知其实,南辕北辙也是稀松平常。

李靖对这种事情的看法也很简单,他觉得你自己很不靠谱,实际上你的对手更不靠谱,总结就是:

“前代战斗,多是以小术胜无术,以片善而胜无善,斯安足以论兵法也?若谢玄之破苻坚,非谢玄之善也,盖苻坚是不善。”

办公室里每天都鸡飞狗跳,你推我搡,哪一个项目的SOP不是领导三番五次听汇报,最后想想自己当年也是这样求爹告娘,网开一面,就那样过了。

有谁,在项目上,堂堂正正地赢得过一次体面而自信的胜利?IMG_20190825_160252

都是侥幸。

管理的必要性

不论是宏观过程(经济),还是微观单位(企业),熵的持续增加是其一般规律——如果没有外部能量投入,系统的混乱程度将持续、不可逆地增长。特定的消费目的要求为其准备专门的生产过程——不仅如此生产过程的精益程度,与产品(结果)的熵值也是此消彼长的。

所以,即便是小规模组织,没有管理,最终只有一群乌合之众与一地鸡毛。

甚至在消费之后,由于一大堆高熵值的垃圾对社会秩序也是严重的威胁,循环经济的概念也不得不付诸实施。

Desk_Entropy

Procedure_of_Producing_and_Consuming

Po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