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谈

这本书看完了,当时他也算是个人物。光从这本书的言谈看,马相伯不像个仁厚君子,挺刻薄的,有点崇洋媚外。

什么都敢刻薄两句,或许是那个时代的印子吧。

“我是一条狗啊,叫了一百年,也没把中国叫醒。”

这种睥睨世人的优越感,估计是从优越的家庭背景里带来吧,挡不住的后进自信。在那个时代,先进野人更可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