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的尾灯

研发车辆OTA有搞头,心稍安,于是下班回家,不下班也扛不住了。说不清是不是感冒了,卫生院大夫说是咽炎,扁桃体发炎了。

本来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晚上八点谈了事情再走,吞了吞口水,嗓子疼,不同意,于是收拾东西走。装病历的手提袋,两盒药,再象征性的把笔记本装进书包。

回到家吃饭的话就太晚了,耽误家里老小的时间,所以在楼下食堂吃了才走。今天白天白水喝了好几缸,尿很多,下午聊bug的会,中途去了趟东厕,接着聊OTA,中途也去了趟。

餐厅吃了饭,防着回家路上尿急,特意在餐厅洗手间放了水才去开车。走到月明路和风情快速路交叉口等左转,看到前面小鹏的制动灯挺有意思,不知道是驻车的灯,还是把车刹停就亮这个灯。

这灯的创意挺好。

早上出去跑步的时候,河边打了霜,两只野鸭🦆🦆在河里摸螺狮。还有一只白鹭站在水草边上,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今天的两条腿比前两天好多了,前两天两条腿感觉又木又沉。

有时候真是形势比人强,就算是连放屁也做了计划,也还是有防不住的意外。

可能是这一天喝的实在太多了,月明路左转之后,还没上风情高架,就已经感觉到尿意来袭,隐约觉得不好善终。果不其然,走上彩虹快速之后,接近时代高架,车渐渐多了,刹车略微踩猛一点,就觉得似乎是水要晃出来了。

说巧也不巧,嗓子又痒,咳两声喉咙疼不说,下面的水胀的能感觉到表面张力。

开进彩虹隧道的时候,尿袋已经完全胀饱了。没退路,只能一往无前了。一咬牙,一跺脚,跑过之江大桥外加四个隧道,终于开到加油站。甩了“加满“两个字,就很克制的碎步溜进收银台旁边的厕所。

水放完,油加满,一共178块。

从容

水喝多了,特别容易饿,九点多,就饿得睡不了觉

Posted 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