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衣可帆

刚刚打开自己的站点,Firefox返回了个“站点无法打开”的警告,脑浆凝固了一下,有点回不过神来。

脑子卡在

“godaddy嚒付钞票,服务器被关塌嘞”的回路里出不来五秒钟。

然后

Ctrl+L,再敲了一下回车

站点页面可算跳出来了。

把4年前文章找了出来,那时候的贺词是“陈家庄少庄主降世,世界和平有希望了”。

照着眼下的大盘看,世界和平只靠少庄主一个人,还是有点力不从心的,中东那嘎达从伊拉克闹到叙利亚,伊朗跟美国这两年也是越来越不消停。

不过国内和家门口的秩序我觉得做的还不错,西北偶尔有些刺儿头捣乱,但是总体还是大家齐心协力向钱看,能做生意的就不打架。朝鲜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至少明面上不怎么跟美国找茬了。

总而言之,倒了2020年,还是和平为主旋律,局部有骚乱。

考虑到世界和平还是任重道远,所以3月的最后一天,请了点假期,去把本庄大小姐也接来了,希望世界和平更上一层楼。

IMG_20200330_154242

本来是周一到了医院的,当初接少庄主,左等右等,等了好几天都没接到——但是大小姐来的快,第二天天没亮就来了。

这一次我自己还学了两个新词:水囊、欣普贝生——之前在邵逸夫的时候都没听说过——最终这两样东西没用上,也挺好。

之前接少庄主的时候,人是不能呆在产房外面的,只能在那一层楼里溜溜达达的,晃晃悠悠了就迷瞪一会儿,等医生喊:

XX房XX人,来哎哎~~~~~~~嘞~~~~~~~~

才知道,哦,来了。

这一次我就呆在产房外面,所以知道的清楚,刚过子时,人就来了——如果早来半小时,就真的是子鼠了。

接来之后就先通知了家里人,然后通知了七大姑八大姨。

早上的时候迷迷糊糊没睡醒,Lx峰打来短信,恭喜儿女双全——我还没跟同事说啊,怎么就他的消息那么灵通。

IMG_20200330_090537

下午带少庄主和父母在医院门口的shopping mall里吃了午饭。

一碗红烧肉

一盘三鲜

一盘茄子炒豇豆

一盘蒜蓉蒸虾仁

这个虾仁是蒸的很好吃,丝滑,鲜嫩,肉质Q弹,汤汁淡香。

少庄主吃饭比较洒脱,我们都吃完了,他还在玩筷子,所以给他留了3个虾仁。最后他拌着红烧肉汁把饭吃完了,没吃虾仁。我窃喜,风卷残云把那三个虾仁再加盘子里的一点粉丝都给饕餮了。

——其他就懒得说了,这家店在吾悦广场的同忆餐厅。

吃完饭回来收拾收拾大小姐,就昏昏睡下了,感觉开了好久好久的会,谈了好久好久的计划。

最后一个会是Lambda的VTM会,议题一个一个谈下来,前面刘保业、刘煜冬、苗阳,然后就轮到我讲我的议题。然而快要轮到我的时候,毛磊来找我,然后我就跟毛磊讲LPDS的计划,跟毛磊还没讲完呢,会议议题就轮到我了——两头都顾不上了,咋办呢。

正着急的时候,听到旁边老婆叫我,说,蛋蛋,蛋蛋。

我晃晃脑袋,醒悟原来是做梦开会开了两个钟头,接着问我老婆:啥?

我老婆说,想吃蛋糕。

最后,还是为少庄主在短短几年里为世界做出的巨大贡献感到自豪,从今往后,有了集美貌与智慧与一身的陈家庄大小姐,世界大同的理想终将实现。

正所谓少年振衣,可作千里帆——只是有一个事情疑惑,VTM会上我前面应该是王长兵、魏群雄、叶小平这些呢,谁给安排成IDT内部的同事了?

Posted 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