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鞭炮一响,公鸡一叫,旧历的这一年,是正经的结束了。

过年的感觉,是上周六早上七点半看到楼下的早点摊仍然大门紧闭开始的。不禁心头一惊,暗道,大事不好,要过年了~

IMG_20190126_075015_thumb1

IMG_20190126_075204_thumb1 

周日清早,雾气未开,载着两个行李箱,一泡沫箱海鲜,带着老婆孩子,来四川过年了。路上走走停停,走了三天。武汉停了一晚,武汉的第二天去找严智远唠了一会儿嗑,然而带细娃儿去瞻仰了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随后又在宜昌住了一晚,第三天特意在奉节停鞍下马,去白帝城体味三峡波涛里的英雄气魄和文人骚气。

去武汉的这一段路很惨,长兴界牌服务区就开始堵,本以为就在服务区吃个饭,就可以开心的继续赶路了,没想到硬是在那儿睡了个午觉。开了一上午,连浙江都没开出去。广德、芜湖、宣城、铜陵,要么就绕,要么就堵,晚上到了安庆,眼看前方血红,又下高速绕了一个多小时。晚上十二点,在蕲春歇了会儿——蕲春是李时珍的老家。

IMG_20190127_123518_thumb1

IMG_20190127_234137_thumb1

一路上几乎所有的车子都是塌屁股,应该是坐满了一家人吧。出发之前特意问了往年自驾回家的同事,说是提前一周出发路上都很空的。可能是因为今年的形势不太好,工厂休假早。好不容易出趟门,被挤在路上爬乌龟。

IMG_20190127_122315_thumb1

IMG_20190127_122406_thumb1 

IMG_20190128_201910_thumb1

IMG_20190127_122830_thumb1 

在武汉本来想带细娃去黄鹤楼,然而也觉得不值,一个娃娃也看不懂啥——我也看不懂啥,毕竟现在的黄鹤楼是个赝品——都比不上黄河边上的永乐宫,那破道观好歹还是原拆原建,全真教师祖的供奉。然而不去看点啥,又觉得不值,细娃来武汉也是难得。正好长江大桥没去过,瞻仰一下建国初劳动人民的宏伟工程,也是应该的。长江大桥就是长江大桥,虽然一样的古朴,一样的肃穆,但是仍然比钱塘江大桥雄伟庄严的多。周一那天下着雨,桥上刮风,挺吓人的。呼啸的车流,和严雾中看不到岸的长江,果然是天堑险峻。

IMG_20190128_124556_thumb1 IMG_20190128_142116_thumb1 

IMG_20190128_142854_thumb1

第二天去了白帝城。沪蓉高速从草堂出口下来,还要走个把小时。奉节路上沿途都是卖橙子的,路边墙上的标语写着扶贫,精准等等。原先的白帝城并不是现在这样,在长江中的小岛,而是与夔门连在一起的半岛白帝城本身是座山,面朝长江,一侧是长江,一侧是草堂河。三峡大坝建好之后,白帝城段的水位上升了三四十米,于是山腰都埋到了水里,只露出山尖,成了现在的小岛。

IMG_20190129_142245_thumb[1]

IMG_20190129_145155_thumb[2]

IMG_20190129_152521_thumb[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