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拾珠

下午路过丰潭路,油然的感怀,白驹过隙啊,记忆如此温暖。

文章的标题一开始想的是杭州拾珠,念了念觉得不顺口,在504公交站等公交的时候,琢磨了好久,想换个好听的名字 – 六和拾珠,念了念也觉得不爽。

小时候对杭州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拿出来做名字吧。

忘了小时第一次来杭州,是因为什么事情,看家人?还是脚扭伤那次来看医生?

只记得有一次,应该就是第一次,火车经过钱塘江大桥的时候 – 忘了是不是茅以升的钱塘江大桥,貌似不是茅以升的那座桥 – 桥边有运沙运货的码头,觉得江面好宽,觉得那就是海了,问我爸:这是大海吧。

这句话,大约至少过去了25年 – 我依稀记得,那年我10岁。那时候杭州路上还有无轨电车

那一次,我和我爸先去了胡芩华伯伯家。那时候他家在松木场,最近一次我去的时候已经搬到了丰潭路。

隐约记得也就是那天晚上,我爸跟胡伯伯说笑,说我过江的时候把钱塘江看成了海 – 伯伯逢迎说,也没错,江面很宽嘛。

那天晚上他们大人聊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出门的时候从胡伯伯家捞了很多书回来 – 这些书后来我看了好几年,到了初中上寄宿学校才没有看了 – 上了初中开始看西游记、红楼梦之类。

那次至少从胡伯伯家Kiang两套少儿读物。

一套是关于人类探险的系列书籍,是32开本的简装书,怎么也有七八本。那套书里,印象最深是在南极英雄折戟的斯科特,他到了南极点,但是没能顺利回到基地 – 同时跟他竞争的阿蒙森,最终阿蒙森比斯科特早一个月到达南极点,并且顺利返回,功成名就。

在那本关于爬高峰的梳理,第一次知道了除了第一高峰珠穆朗玛,第二高峰叫做乔戈里,另外一个记得很深的名字是希夏邦马峰。中国第一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的人有王富洲,屈银华 – 屈银华因为冻伤,失去了十个脚趾。

欧洲的最高峰是勃朗峰,但是跟勃朗峰有关的人,已经记不住了。

另外一套书儿童散文,现在在淘宝和孔夫子网上还能找到,两边的价格差不多,薄薄的二三十张铜版纸,每本书八九十块钱。文字温暖软糯,淅淅沥沥,像是门前的芭蕉滴雨,或是吱呀的木门。那几本书里说了很多事情,晚上去踩水车,冬天下河捉鱼之前在船上闷两口烧酒的捕鱼人。这几本书里面记住了一个作者的名字,叫沈虎根。

 

温馨的梦

月色溶溶

 

竹林青青

忘了是出于什么机缘,我妈还带我去余姚当地的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家里探访过,那个作家叫李燕昌 – 从他家出来的时候也得了一本他本人的作品集。总的读起来,没有那几本儿童散文那么温存。

李燕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