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困境

最近半年也没睡好,锻炼身体也耽误了。

在项目中,就是要针对具体问题,问责对应的责任人,问到对方无路可退。

项目中有对应职能部门与我方职能人员的,就把我方对应职能人员作为责任人。没有职能关系对应,就由项目经理作为对接人员与之对接,要求内部相关的职能人员与我方项目经理对接。

Posted in

唐李问对

唐李问对心血来潮买的,页数不多,趁着吃完午饭的十几分钟,翻了几个月——也翻了整整四个月,看的比较慢,其中大部分关于临场战术的对话,都跳过,实际上也没读了几句话。

IMG_20190825_155359 

臣以正兵

正兵是与奇兵相配合使用的一对术语,正兵通常是主将、摆阵、循序渐进、步步为营这样的正面战场策略,奇兵就是旁门左道,不讲套路,邓艾偷渡阴山,韩信暗度陈仓之类。

李世民因为高丽的问题,想要出兵,问李靖:“兵少地遥,以何术临之?

这不就是我们公司这么多年来天天都在问的问题么。

李靖的回答微言大义,振聋发聩:“臣以正兵。”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臣讨突厥,西行数千里。若非正兵,安能致远?

正兵,看上去很平淡,也没什么玄机的词。正兵的做法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最笨的办法,前方正面刚,后方次序供给。正兵也是长征致远的唯一方法。

在实际的工作里,大多数人,却都在做着“奇兵”的套路。

IMG_20190825_160159

IMG_20190825_160219

小术胜无术

公司里人人皆出“奇兵”,令无行,禁无止,最基本的目标谈话都不做充分。发号施令,众人只知其名,不知其实,南辕北辙也是稀松平常。

李靖对这种事情的看法也很简单,他觉得你自己很不靠谱,实际上你的对手更不靠谱,总结就是:

“前代战斗,多是以小术胜无术,以片善而胜无善,斯安足以论兵法也?若谢玄之破苻坚,非谢玄之善也,盖苻坚是不善。”

办公室里每天都鸡飞狗跳,你推我搡,哪一个项目的SOP不是领导三番五次听汇报,最后想想自己当年也是这样求爹告娘,网开一面,就那样过了。

有谁,在项目上,堂堂正正地赢得过一次体面而自信的胜利?IMG_20190825_160252

都是侥幸。

管理的必要性

不论是宏观过程(经济),还是微观单位(企业),熵的持续增加是其一般规律——如果没有外部能量投入,系统的混乱程度将持续、不可逆地增长。特定的消费目的要求为其准备专门的生产过程——不仅如此生产过程的精益程度,与产品(结果)的熵值也是此消彼长的。

所以,即便是小规模组织,没有管理,最终只有一群乌合之众与一地鸡毛。

甚至在消费之后,由于一大堆高熵值的垃圾对社会秩序也是严重的威胁,循环经济的概念也不得不付诸实施。

Desk_Entropy

Procedure_of_Producing_and_Consuming

Posted in

管理的起源与历史

这是一篇转载的文章,来自(王家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31611b0102xstx.html

是一篇适合科普的文章,原文作者写的比较平,下面引用的时候对一些人名和概念作了高亮增色。通篇下来有什么是值得特别多看一眼的,就是非正式组织,其他内容到现在都是老生常谈了,将来也是。

==================以下是全文==================

今天跟大家聊聊管理极简史。

为什么说是“极简史”?因为它真的是简单的无法再简单。

不过西方有句话“A little history goes a long way”。粗糙的翻译是“了解一点点历史,可以让你很牛X

唐太宗说“以铜做镜可以正衣冠;以史做镜可以知兴衰;以人做镜可以知得失”。我加一句,以管理极简史做镜,可以知道现代管理的来龙去脉。

前天介绍了两本儿童读物,内中的独立精神以及积极主动做事的态度都值得我们学习。红色小母鸡的口头禅是“Then I will”,(那我就自己来吧)。管理中出现的问题都是前人没有遇到过的问题,所以也没有现成答案,只能去创造它。既然没有他人在做,那就我自己来吧!这也是一种企业家精神。

A little history goes a long way。小史虽短,意义深远。

今天我们一起复习一下管理发展极简史。

每一位学习德鲁克管理思想的人都应该了解一下“管理的起源及历史”。(文字见《管理:使命、责任、实务》)

管理的起源及历史

  • 通过了解“管理的起源及历史”,可以知道为什么德鲁克说管理是“通识教育”(“Management is a liberal art”)。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熟悉人文社会学科的知识对做好管理有极大的帮助。
  • 通过了解“管理的起源及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说管理是以人为本的管理。
  • 通过了解“管理的起源及历史”,我们可以更加深刻体会到德鲁克的伟大以及他对人类社会的贡献。是的,我说的是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不仅仅是对管理的贡献。如果没有德鲁克,经济社会的发展起码滞后五十年。

当今社会已经步入知识社会。因为有了德鲁克的现代管理学,知识社会,知识型组织,知识工作和知识工作者才成为可能。尽管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依然不令人满意,还有巨大的改善空间,德鲁克的现代管理学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方法,使得提高了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成为可能。

如果企业管理一塌糊涂,无法为大学毕业生提供有效的工作,那么“读书无用论”,“知识改变不了命运”的说法就会盛行。大学生为了争取一个所谓的公务员资格,争当掏粪工,实在是知识社会的耻辱。当然,政治正确的人会说劳动不分尊卑,干什么工作都光荣。依我之见,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社会花费那么多的资源去培养大学生,如果毕业后只能做掏粪工,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通过阅读“管理的起源及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管理的发展也有一个“轴心”,大多数的基本思想都在1870-1900间形成。很多重要人物和思想,都在这几十年内产生。这些基本思想都是在许多国家独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德鲁克的贡献在于将他们的思想与实践总结归纳,让管理成为可以教授和学习的学科。

一起来审视一下管理学是如何发展起来的,管理思想又基于哪些知识。

管理思想始于经济学。但是经典经济学不可能产生管理学,经典经济学排除了人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只有当经济学家看到的因素时,管理思想才有可能出现。古典经济学家研究的是商品流通。这也是为什么德鲁克听了几次凯恩斯的经济学,就再也不去听课的原因。德鲁克认为:人,远比枯燥的概念有趣的多。恰恰是这样一种认知,使得他转向其他经济学家。

最早看到人在经济中作用的人是法国经济学家萨伊。萨伊认为经济的发展是因为“企业家把资源从生产率较低的投资引向生产力较高的投资,从而创造了财富”。萨伊看到了管理的任务之一,就是“让资源变成生产力”。

美国人则率先看到管理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和作用“管理”(management)这个词是美国人的发明。其代表人物汉密尔顿发现,是管理而不是经济力量推动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另外一个法国人,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预见到组织的重要性。“圣西门预见到组织的兴起,认知到提高资源生产率和构建社会机构的任务”。德鲁克意识到组织建设也是管理的任务。

苏格兰人欧文看到了生产力与激励的问题,看到工人与工作、工人与企业的关系。所谓的劳资关系至今都是管理中的大问题。工业家欧文也是第一个职业经理人。他的出现提醒德鲁克,企业家必须同时也是职业经理人。

以上思想萌芽是管理出现的必要条件,但是还需要大型组织来催生。 19世纪中叶,美国出现了铁路,而在德国出现了大型银行。大型组织如何管理进一步引发人们的思考。

美国人亨利·汤提出了效率与效能的问题;工作的组织与工人的组织;谁来决定市场价值与顾客价值等一系列问题。简单地说这些都与管理的任务(Tasks)和管理的工作(Work)相关。管理的任务涉及管理者“该做什么”,管理的工作涉及“如何做”。

如果说在大型组织出现之前,思考管理问的还一些思想家,大型组织出现之后,思考管理问题的人则来自实业家。他们开始从管理实践的角度思考问题。

在德国,乔治·西门子,(德意志银行的创始人,他与西门子公司的西门子是亲戚)设计了有效的高层管理,思考了最高层管理的任务以及沟通和大型组织中信息流通的问题组织结构影响企业内部沟通和信息的流动。

差不多同时间,日本人涩泽荣一提出了企业与国家的目的,企业与个体道德伦理。他是第一个看到了职业经理的人(professionalmanager)。涩泽荣一自己创建过500多家公司,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企业家。他写的《论语与算盘》在日本有极大的影响力。

说到管理起源和发展,有一个人物无法绕过去,这个人就是科学管理之父泰勒。1880年左右,泰勒开始系统地分析工作,并试图解决如何提高劳动工人生产力的问题。他发明的工作分析法,对提升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仍然有指导意义。岗位分析,任务分解,设计流程,改善工具是科学管理的精髓。

与此同时,法约尔第一个仔细分析了组织结构并提出“职能原则”。很多企业依然在遵循计划、组织、协调、控制的原则做管理

德国人拉特瑙率先提出了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而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德鲁克提出的管理任务之一。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生于德国的雨果·芒斯特伯率先将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特别是心理学应用到组织和管理。可以说他开启了科学知识在管理上应用的先河,第一次管理热潮将管理用于社会活动。

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两位政治家将管理应用到对外援助活动上。

第一次管理热潮的退烧,使德鲁克意识到,改造社会只能通过改造组织开始。这也是为什么他要研究通用汽车。

上个世纪20年代30年代,杜邦斯隆率先发展了大型组织原则,“去集权化管理”,“分权制”,斯隆还率先系统的设计了企业目标、企业战略和企业规划。管理开始走向正规化。

西尔斯公司的两位创始人发明了营销。

玛丽·福丽特巴纳德了研究了决策的过程,正式组织非正式组织以及管理者的功能。德鲁克称福丽特为“现代管理之母”,可惜的是因为福丽特是一位女性,她的思想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从“管理的起源及历史”中我们可以发现,管理与其他自然科学不同。自然科学是先有假设、理论,然后再通过实验证实。管理的概念,组织的原则,管理的任务及工作,都是源于具体的实践。管理的方法也都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而发明的。

研究管理,学习管理离不开实践。大学教授,坐在象牙塔里,冥思苦想,推出来的理论很难有指导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德鲁克拒绝接受哈佛大学的邀请。因为哈佛大学只允许他用少量的时间做咨询。德鲁克把企业看作是自己的实验室,咨询工作是他的实验。

管理的起源基于经济学(萨伊),社会学(圣西门、傅立叶),政治学(福丽特)、心理学、伦理学(涩泽荣一),几乎所有这些学科都是人文学科,而且被融合为一体。如此看,德鲁克说“Management is a liberal art”也就不足为奇了。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些思想没有在中国产生?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能做一些臆测。所有这些都与我们前天分享的Can do以及then I will的文化相关。(还记得前天介绍的两本儿童读物吗?)

为什么欧美人会有这种文化?他们的动力有来自什么地方?

来自一种服务意识,服务上帝,服务社会。西方的宗教让他们有一种无论做什么都是“服务上帝”的理念。其实只要我们将“服务上帝”,改成“服务客户”,中国人也可以培养这种服务意识。

人类的经济活动是一种动态平衡,管理中出现的问题都是前人没有遇到过的,所以也没有现成答案,答案只能靠人去创造它。

在德鲁克之前还没有人写过一本系统的管理书籍,我猜测,德鲁克一定在说,如果以前没有人做过,那就我自己来吧。

德鲁克是集大成者。他将这些人的思想,经验整理成可以传授的知识,将它们串联成为一体,从而创建了现代管理学。

Posted in

尬看车展

本来是压根没想去看车展的,后来是听说华为也参展去了,转头又一想,带小孩去看看热闹也行。记得以前车展都有一片室外场地展出卡车客车越野车的。

于是就去了。

没什么意思,挺失望的。

大车只有HOWO、福田戴姆勒,和上汽,在一层展厅一个小小的螺蛳壳里缩着。

斯堪尼亚可能是不打算在中国做生意了,也没来布展。

IMG_20190420_151217

IMG_20190420_150838

雷诺可能也想开了,也可能是想不开,在展台上摆了一台车,内饰的感觉跟我儿子五百块钱的保时捷小跑一样。

IMG_20190420_135554

到了二层,特意去看了一下华为。

华为这公司搞的挺神秘的,一厢情愿的也觉得肯定逼格也挺高。

结果到了人展台上,人拿出了十几张制作精美,色彩鲜艳的PPT给我们看。想问个问题,负责专题PPT的小妹妹还坐在观众席上玩手机,一问三不知,连个宣传册都没有

——是真没有,华为没做。

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华为不显山不露水,悄咪咪的在家练绝世武功,这次武林大会来切磋武艺,结果就是扬了扬幌子,连个存在感都没刷出来。

IMG_20190420_141501

IMG_20190420_141303

最后,必须强烈表扬一下Lynk展台。要不是今年有领克,这一届车展就是个不及格。

别说中国车企造车有没有领克认真,如果就仅仅在布展上有领克那么认真,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IMG_20190420_114539

IMG_20190420_12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