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少正卯

杀少正卯这个事情,一直都挺疑惑的。网上大多数人都说是因为政见不合,比方少正卯是法家之类,或者是开馆授徒方面的生意纠纷。

从现在看得到的论语记录来看,孔子是有脾气的人,但是他脾气的着火点是蛮高的,不会低到普通的政见不合或者生意纠纷就杀人。

隳三都这种高难度说客项目,孔子都能做,不至于碰到政治异端就容不下。

整本论语中唯一表现出孔子有容忍不了的事情的章节,只有八佾,也就是孔子忍不了扰乱社会纲常和歪曲价值观的行为。其他不称心的事情,比方子路抬杠,子贡爱财,子张求官,包括别人讥讽孔子是条狗,孔子都没那么大火气。

不说孔子对自己的门徒,另外几件事情,也说明孔子是个放的开的人,像他把自己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公冶长,但是把侄女嫁给了南宫括。还有他对管仲的私人生活不守礼制也颇有微词,但是他仍然看得起管仲的政治业绩和社会贡献,平时都舍不得给仁者头衔,都给了管仲。

就这么个人,怎么也不像是因为政见不合或者生意纠纷就公权私用把人杀了的人。估计真的是少正卯做了类似于教科书插图这样事情。

Posted in

宁波城管人行道违停支付宝处理流程

去年在动物园门口的违停,支付宝上东看看不能处理,西看看不能处理。精挑细选看准一个交警队去处理,早早的赶在人上班之前去侯着,等到8.15的时候觉得应该紧凑的利用时间,去厕所开个个会。出来刚好看到处理柜台一个姑娘上班了。姑娘要了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排山倒海一套技法施展下来,说,这个是城管的违章,要去交警大队,就是体育馆那儿。

可事前在12123上做不了线上违章处理,12123明明给了一长串可以现场处理的交警队~

幸亏这次出门安排的早,赶紧从交警队出来,去平安银行办了事情,又赶紧去交警大队。

进交警大队违章处理点那扇门的地方,就贴了这个城管违章处理的线上流程。

干了devops之后,对这种流程处理和数字化多多少少有点敏感。这个支付宝处理流程有用的话,那藏的也太深了。

Posted in

西山杨梅

这个周末过的累,周五的时候还想要去理发,然而并没有去。周六早上有小雨,全家人开着两台车去牟山湖垦垦山里。

原来牟山湖旁边是有个竺山村的,我外婆说西山杨梅吃竺山的。现在竺山村已经拆迁了,湖边不给留住人的村庄了,村庄的的人家都搬到了镇上。湖边世茂的别墅一直都没卖出去,一直都烂在那里,每次开车从湖上过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两眼,可惜。

20220612-215203

今年西山杨梅量少,所以趁早去了,时机不是很好,因为下雨。中午吃了大灶蒸的白斩鸡和玉米,这只鸡吃出了过年的烟火气。没敢吃鸡腿,饭桌上有小朋友,很克制的撕了一只鸡翅膀。

垦垦摘了一篮水晶杨梅让我们带回来。小时候喜欢吃黑杨梅,甜,不爱吃白杨梅,酸,更没见过水晶种。现在喜欢吃白杨梅,水分充足,塞一个入口,酸甜的果汁四下流淌,有饱满的充盈感。水晶种最绝的体验是有回甘,酸甜的果汁感觉是清香的,够回味几分钟的。

20220612-215042

20220612-215149

20220612-215327

黑杨梅就没这样的酸爽回甘,微微的有点果酸,主要还是甜味浓郁。比起来,黑杨梅像蛋糕,甜蜜蜜,白杨梅像,也说不上像啥,就那酸甜多汁的口感,挺独特的。相比其他酸味的水果,白杨梅是浆果,不用嚼,果汁多得像灌汤包,而且还没有别的酸味水果的涩味。

20220612-215156

20220612-215210

明天上班,上班之前有好多事情要办,请假了半天。周一杨梅碗放下,今年的杨梅就算是吃完了,今年一半就过去了。

一年一年,从春节的梭子蟹白斩鸡红豆沙煮年糕开始,到了清明吃了艾青团子上山伸伸筋骨,然后在粽子和西山白杨梅之间,接着临山葡萄奉化水蜜桃中秋月饼之间一路吃到秋。

入秋之后就没什么像样的美味了 – 每年会弄几只大闸蟹应景,差不多作为越国人向吴国的风土表达一下敬意的意思,每年一家人也吃不到十只。平常对大闸蟹没什么真情实意,还不如梭子蟹来的鲜美丝滑。不过秋天海禁开了之后,当年的海鲜也能改善一下伙食,只是平常四季已经吃惯的鱼虾,秋天新上的黄鱼螃蟹可以算是锦上添花。

前两年给办公室同事带西山杨梅,专门挑了白杨梅和水晶杨梅。结果同事说酸了吧唧,不好吃。这次买了便宜的东山杨梅荸荠种,汪飞说好吃。于是找了个家里的朋友,推荐了出去让他们买匡堰的杨梅。

现在路修好了,三七市丈亭这些山脚下的村庄很宜居,小朋友喜欢这样的地方。

杨梅这个事情,似乎对余姚人来说比过年更重要。过年的物质体味现在很淡了,除了上坟祭祀请祖宗吃饭,还有点切肤之感,其他时候就是在想怎么把这个年耗死。

端午之后的杨梅时令,享受口腹之欲的满足感一直都情真意切,从来都没有淡。月饼,粽子,年糕,梭子蟹,冬笋,在杨梅面前,号召力都弱了点。

过两天仙居的东魁杨梅就要来抢风头了,余姚的杨梅生意就不能拿出以结婚为目的的态度来做一下?

河姆渡考古认定7000年杨梅原种在余姚,可惜了这笔堪比乔玄评曹操的金字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