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哈,你来啦

话不多,先上图

半个小时漫画世界史

等了半来月了,大多数在混子的公众号上看多。拿起书来看还是印象更深一点。书到的第二天中午休息时间,呼啦啦翻完了。

之前对欧洲历史没有成线的了解,所以那些花边电影和小说也没什么兴趣,300斯巴达勇士、达芬奇密码之类。

那天晚上翻了本杨显慧的旧书,手闲去豆瓣上看有没有评价——竟然只搜出了一条港台版本的记录,然而这本书有大陆的出版——豆瓣这算是怕事儿?

定西孤儿院的每一篇,都很痛,或许现在非洲刚果、苏丹的儿童,也在经历与书中的儿童一样的饥饿——实际上直到90年代,中国也有饿死的儿童。

这事儿是从蔚然的书上看来的,记载的时间是1994年。书中记载的那个春兰小姑娘,如果还活着,今年或许是30岁,或许是35岁。

想起来这本关于切尔诺贝利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我觉得杨显慧也值得提名。

切尔诺贝利-定西孤儿院

最近一周工作节奏有个紧张的小高潮,过着下周应该就可以逐渐舒缓下来,因为要动脑子的事情少了,动脑子的事情全部都写到了Redmine和文档里。Redmine这玩意用起来不太方便其实,不过基于网页的软件毕竟要比基于文本的MS Project能够多记一些事情,一一列出来,是我等资深强迫症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

image

钱谦益

不经意瞥见书背面的这行小字,觉得眼熟,忍不住,多看几眼。

遂百度——果然是他!

信誓旦旦抗清不成就成仁,结果还是心甘情愿吃了软饭!

要不是沾了柳如是的名气,我都不知道有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