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往开来

2019年元旦已经过去好一阵子,翻翻日记本,看看博客的文章,2018年啥也没有。这一年真不知道干啥了,除了单位的工作,日子过的个啥,啥总结也做不出。

虽然在总结这回事请上,无语就是无能的表现,这一年折腾下来,也只好奈何胸中没点墨,一句我操行天下。

这一年除了下班路上看摩天轮的夜景灯——有时候连夜景灯都看不到,就是回到家看少庄主撒在地上的塑料玩具。许下宏愿,明年此时,按时下班——下午的时候去了李博的办公室,了解了一下情况——哇塞,真的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想要按时下班,也难。

这一年有什么感悟,就是人要有目标,这些目标,有为功利,也有不为功利。没有目标,也就没有战斗力。回头一看,三十死,八十埋,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所谓老鼠儿子打地洞,搞得一代不如一代,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以前,真没把目标太当回事。

上学的时候胡展说过目标,后来跟李博一起上下班,也说过目标。之前的事情都办的太容易,十好几年撸下来,都是打几枪就结束战斗了。去年真是碰上硬茬了,光打几枪真的是不行。要步枪机枪炮火轮番的上,侦察兵也要偷摸的派——如果目标没有那么大价值,那就划不来。

2019年有啥想做的,就是弄点目标出来,再从容一点。

Alumni_Association_NEU_2019

Winter_Morning_of_Century_City

呀哈,你来啦

话不多,先上图

半个小时漫画世界史

等了半来月了,大多数在混子的公众号上看多。拿起书来看还是印象更深一点。书到的第二天中午休息时间,呼啦啦翻完了。

之前对欧洲历史没有成线的了解,所以那些花边电影和小说也没什么兴趣,300斯巴达勇士、达芬奇密码之类。

那天晚上翻了本杨显慧的旧书,手闲去豆瓣上看有没有评价——竟然只搜出了一条港台版本的记录,然而这本书有大陆的出版——豆瓣这算是怕事儿?

定西孤儿院的每一篇,都很痛,或许现在非洲刚果、苏丹的儿童,也在经历与书中的儿童一样的饥饿——实际上直到90年代,中国也有饿死的儿童。

这事儿是从蔚然的书上看来的,记载的时间是1994年。书中记载的那个春兰小姑娘,如果还活着,今年或许是30岁,或许是35岁。

想起来这本关于切尔诺贝利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我觉得杨显慧也值得提名。

切尔诺贝利-定西孤儿院

最近一周工作节奏有个紧张的小高潮,过着下周应该就可以逐渐舒缓下来,因为要动脑子的事情少了,动脑子的事情全部都写到了Redmine和文档里。Redmine这玩意用起来不太方便其实,不过基于网页的软件毕竟要比基于文本的MS Project能够多记一些事情,一一列出来,是我等资深强迫症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