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沿江

年底整个公司就要连锅端了,我等包身工也要端起家当随波逐流。毕业之后在这个地方呆了五年了,这地方的生活环境很好,在这儿呆久了,还不愿意挪窝。实际上杭州城北和城西的居住环境那也算是天上人间了,但是毕竟空间有些局促,生怕挥挥手就把身后的山头给削了。

下沙是个没文化的地方,无甚咏叹,只有风景甚好,可以睡个惬意的午觉,听着潮声醒来。

 

江东大桥

每天上班必经的江东大桥,那年第一天到公司报到,看着浑浊的钱塘江,心里是无名的骚动。

钱塘江大堤

钱塘江边的大堤,路边镶嵌着绒草坪。

IMG_20160917_132047

早上跑步若是赶上涨潮,就感觉男儿当自强的旋律从波涛中传来。

IMG_20150714_061124

之江东路路牌

IMG_3748

之江东路,偶尔想起某年在北京立交桥下面见到的那对散步的老人,再看看每天早上我跑步的环境,真有点瞧不起那对老头老太的生活质量。

IMG_3721_青桔

之江东路上的橘子。

江语海东南角门_20150401_071634

江语海楼下的一个小道,外面是围垦文化广场。

围垦文化广场-雕塑

江语海楼下的围垦文化广场和雕塑

IMG_3710

伊萨卡楼下的河道。

2011-10-09 005_钱塘晨曦

2011年刚来下沙的时候,某天早上起来见到的晨曦,就以此结束对5年下沙生活的赞美咯。

阳春三月

博客网站疏于管理的唯一原因是:太忙!

冬去春来,不少蛰伏了一秋一冬的博客在最近两周频频刷新,有说家里小事的,有说踏青游春的,不过对于住在钱塘江边,卖命在杭州湾最潮头的人来说,这些都很有点奢侈了。这次的雨是从去年十二月末开始下的大概,搞不灵清搞不灵清就稀里糊涂下到了三月份,从惊蛰的后面几天开始,天气开始开始有转暖的迹象,天气预报开始说×天后晴转多云,气温8至15度,今年开春第一个真正的艳阳天是上周末。

趁着大好天气回去看了一眼初中的班主任Z,闲谈惊闻Z又当起了班主任;
问:你都是元老诶,怎么还让你当班主任啊,班主任那不是新来的才当当的嘛。
Z:你想得美!明天我还得去下晚自习呢~~~

刚刚到下沙的时候鼓捣了一阵子Mysql,弄出来一个蹩脚的Buchhaltung数据库,勉强可以记录汇总一下各项开支汇总,但是预算和结算没法做,因为没有详细的各种开支和收入计划,不多多少是可以用了,程序外没有任何外部代码,用的全是Mysql的Procedure和Evnet。

现在这个Buchhaltung的数据库没有必要花太多精力在上面大了,于是开始研究MongoDB。C#中数据的写入和读出数据结构已经可以完成,但是还不知道怎么设计完整的数据结构与用户交互功能,做这种工作以前只有一个痛苦,不懂无处问;现在有两重难处,不仅是无处问,连时间都不够用啊,只有每天心想着就是40分钟,就是1个小时,就搞一搞,结果一搞就有可能搞到好晚,也不一定马上就能得到一个好程序。

最后一行写清楚了今天的更新内容与新生的问题

问题总在一步步浮现,现在的阶段根本无法开始写软件的文档


住在下沙,经常会在周末进城去摸索摸索武林古都的风味,杭州是个拥挤,但是仍然令人觉得友善的城市,对于一个宁波人来说,到了杭州,还是外地人,但是杭 州人说话,我们勉强是能听懂的,我们学着杭州话,问问路是基本没问题的。杭州街头最让人觉得意外就是这些箱子上的墙画,貌似街上这些箱子的墙画都是同一家 公司画的,有功夫一定要为它们出一个专辑。

中河高架下的彩绘箱


这个妈妈级的广告演员,怎么看起来像是初中同学怎么的


在下沙已经有很多这样的公家车预示牌子,在市区的时候有些站点貌似是灵光的,
但是在下沙三号大街×六号大街交叉口的这个站点,肯定是不准的,搞来搞去都是3040米。


然而感谢这单年的起早贪黑,被敲骨吸髓一般的被压榨工作生活,让人明白了个人能力实在有限,其不谈做好自己的兴趣,保证其前提做好上司发下来的任务,都不一定那么容易,许多,只不过是杂事,只不过是杂事——要当成正事办理未为不可,但是周期却长,没法做成一件相当成功的事情,于是还是被大部分琐碎的事情吞噬了大好青春。

这个记录单,是从到了下沙之后开始记录,要做的那些私事,而现在其中鲜有完成的


新近开了一个台灯,看着挺精神的,喜欢的就是这种简约型实用性的。还有一大笔物资要购入:打印纸快没了,单片机烧录器迟早需要一个,平板电脑必须要一个——要么明年要么今年年尾。

年前的时候买了不少植物种子和油苗,其中比较大件的有:玫瑰、月季、牡丹、紫竹、水仙,以及各类碗莲种子、小草草种、花种。现在已经到了撒种的季节,可还是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只是今天早上把这盆已经绽出绿芽的牡丹从北阳台搬到了南阳台,希望她早日早开富贵。

蛰伏了一个冬天的牡丹,旁边的韭菜是水仙


拜zlike同学所赐的一个vpn配置文件,终于在困难时期我也能上网来更新我的博客,但是不过对于我的粉丝就没有必要千里迢迢翻墙跨海来看,用google订阅器就可以了,如果发现阅读器也读不了,尝试着把http://google.com/reader,改成https://google.com/reader。

不知道有没有会看图片的内容和下面的注释,如果没有人看的话,我就干脆把那行注释改成德文了。

最后,来到这里,最喜欢还是在低空飞行的民航,儿时的飞机梦

朝朝暮暮

散漫的学生时代结束,拘束的工作时间来的有点猝不及防,虽然早上五六点钟起来是没有问题,然而总是有种被强迫的感觉 ,很不爽,在学校动不动起晚了,九点九点半去办公室都无妨——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当年被关押在719的生活,那时候要么就是大清早摇摇晃晃神志不清的装进办公室,要么就是踩着八点半的时针滚进去,滴的一声刷卡,好像在说:老板正看着你。即便是现在夏天可以很早就起床,但是仍然担心哪一天一不小心睡过了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从下沙到江东足足二十五公里,还有一大堆密密麻麻的考勤制度压着,头皮都麻了。

照一般的理解,明天也就是要上第二周的班了,不过第一周,第一周像是被逼着按在铡刀口上等死——可铡刀始终都悬在半空中,从来没有落下来——这一周什么正经工作都没有做。技术支援部的头儿应该说得上是同校同院同专业的师兄,Z。虽然以后并不想做Z师兄在做的工作,但是有点活干总比被按在会堂里听无聊的课好。庆幸明天下午是一个双选会,可以初步确定一下以后做什么工作,不幸的是入职培训还得持续两周。

最近总是在想很多事情,有太多的事情要计划,眼前能做的,日后能做的,日后可能能做的,日后想做也做不到的,还有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林林总总,反正,路已经没有徘徊的余地了,身不由己。

住在下沙并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这里的空气很不好,一眼看去江东,一排螺纹花色的大烟囱在那里雄赳赳的勃起着,据说这边的居民早上起来不用闹钟,到时候自然会被熏醒。那些企业不敢在白天排污,就在晚上偷摸的排,就像是公交车上放屁一样,要缩紧屁眼。钱塘江在下沙段的流向是从南向北,过了老盐仓向右拐,往东走二十多公里,就是出海口,也就是年年观潮的地方。在这里钱塘江水是像粪缸水一样黄的,翻滚着黄沙,不过江面上还总是能看到十来只小船漂在粪缸水上捞鱼。小时候第一次从钱塘江大桥经过时看到钱塘江面觉得宽阔的不得了,情不自禁的说着就是海吧~现在看,即便是到了下沙,钱塘江,终究只是钱塘江,也没见的多宽,谈不上什么壮阔,只是对于平时的生活来说,钱塘江的视野已经够开阔。

之前一直都以为现在住的酒店和以前在西湖大道上住的那间酒店是同一家,现在知道自己记错了,那间酒店叫爱加,一百多块钱的标间,住到了七月三十一号早上,一大早她飞走了,下一次见到,在北京,直到现在,我独自回来了。昨天从黄龙去城站,高架上远远的看到那间酒店的招牌,才知道自己一直把那间酒店的名字记错了。许多地方,想去,又不忍去。

着落

最近几天都是早上不到六点就醒来,早先对于这么早就报到入职的愤恨变成了前两天对于被关在闷热的会堂里无所事事百般焦灼的抱怨。昨天晚上跟中介敲定了房子,很不错。下沙这块地方并不是由特别大升值空间的地方,但是刚性需求很大,唯一令人抱怨的,恐怕就是偏远的位置,去遥远的市区很远,去更遥远的工作地点更他妈远。

因为长途旅行和运动引起的感冒,终于好了,前几天一连咳了三个晚上,从常州开始嗓子疼,到了上海嗓子疼退下之后就是鼻塞流涕,紧接着开始干咳。从沈阳到杭州一共用了六张票,整整齐齐排好,放在红色背景上,看起来更像是,毕业证书。六年,整整六年,我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南方,看到久违的香樟树、合欢树、栀子花、夹竹桃——杨梅涨那么贵真是很遗憾。

原先并不知道有个新人群,从群里看,新人当中七八成的男人多半是单身,据说这一票人中最漂亮的是xixi<隐私关系故意写拼音>,大多数人讲到xixi总是很兴奋——年轻真好,不过年纪大也有好处嚒,泡妞手法更纯熟嚒。

之前没有搞定房子的时候总是魂不守舍的,住在酒店难免令人心生怨艾,现在搞定了,真可以定心想想打球,钓鱼,看书,会友的事情——既然来到了这里,没有三四年是没法离开这个鬼地方的了,从下沙到工作地点半小时的车程勉强是能接受——逐步安定下来之后,还是得天天背着一个小蜗牛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