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了明了

这篇文章的草稿其实早就存了,前阵子生活懈怠,于是上周末一连三天,看了三天红楼梦,加上之前几天断断续续看得二三十回,把整本红楼梦娄底又翻了一遍。上一次通读红楼梦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忘了是初一还是初二,懵懵懂懂囫囵吞枣,之后再看红楼梦的时候都是随便在中间翻两页,也不舍得从第一页开始翻,暗地里觉得从第一页开始翻显得不专业。这次从第一页开始翻纯粹是不想干正事,发个大心从头看。

总算是搞明白些情节,之前知道红楼梦里面说过秦可卿跟公公扒灰,但都是从别人那看来说秦可卿跟公公扒灰的,究竟红楼梦在哪回哪节说的,不知道。这次特意留意了一下。原来红楼梦——至少市面上常见的印本上——对这一节没有明着说,是借着焦大的醉话说的,第八回末了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吃完酒从宁府回荣府,正好赶上焦大喝醉了闹事,曹雪芹这么写的:

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了,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句话交代过之后就开始说王熙凤跟贾蓉也是远远的听见了,便都装作没听见。很隐晦的把贾珍贾蓉父子勾引儿媳婶子的奸情抖露了出来。据说另有考证在石头记原本里是有贾珍和秦可卿通奸的直接描写的,只是在如今的红楼梦版本里面没有见到而已。反倒是觉得这样隐晦地写很好,可以让人寻味。

小说嚒,本来嘛,让人玩味玩味就罢了,没有多少大道理好讲的,有些人偏偏要把红楼梦里面的人物跟曹家的族谱对上号,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红楼梦跟看西游记很不同,看西游记越看越冷清,因为说的都不是人事,说的太远,看的人不会投入,缺乏临场感,但是红楼梦说的却是人最关心的事情,情欲,看着看着就容易把自己看进去。讨论自己本人在红楼梦里面愿意扮演谁的角色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要讨论自己在西游记里面扮演谁,就很显得乖张了。红楼梦的情节熟络了,就很乐意把喜欢的段落再看一遍,再到书面去照一遍风月宝鉴——要说到西游记的哪回哪节里面当一回孙悟空,就显得怪诞了。

第一次读红楼梦的时候越看到林黛玉要死就越舍不得,直到最后命薄黄泉还巴望着曹雪芹——当时还不知道有高鹗这茬——给林黛玉颗还魂丹,让她起死回生好让我们皆大欢喜。但是现在看就不觉得了,觉得薛宝钗这样的女人才是上品,林黛玉心眼太小,除了自己就没有别人,还是不招惹的为好。除了薛宝钗,史湘云和贾探春也属上品,一个憨直,一个耿直,心里摆的是正谱——现在唯独林黛玉太多,史湘云贾探春这样的,反倒是不好找了。

红楼梦一气写了一箩女人,着重写的男人却只有贾宝玉一个,这一点让男人很惶恐——这人太虚了,实际生活根本找不着这样的男人,他脑子里只有两个主意,女人都是上品,功名都是下品,这回事情没法说,从社会逻辑看,男人不拼命,哪有女人养尊处优的地位;男人要都不争名利,那社会就要回到母系社会了,生养得是女人做,劳力也要女人出。中国的封建社会和礼教能延续这么多年,至今上层政治是已经改头换面了,但是底层的道德框架却还是原来那套,足见得这套规范的稳定性——虽然越来越多的人不认同了,男女的事情已经变得越发不可收拾了。还能怎样呢,爱咋咋地吧。

Player/Stage中对于.world文件中所涉及的model模块是这么说的:

Summary and default values

    model
    (
    pose [ 0.0 0.0 0.0 0.0 ]
    size [ 0.1 0.1 0.1 ]
    origin [ 0.0 0.0 0.0 0.0 ]
    velocity [ 0.0 0.0 0.0 0.0 ]
update_interval 100

    color “red”
    color_rgba [ 0.0 0.0 0.0 1.0 ]
    bitmap “”
    ctrl “”

    # determine how the model appears in various sensors
    fiducial_return 0
    fiducial_key 0
    obstacle_return 1
    ranger_return 1.0
    blob_return 1
    ranger_return 1.0
    gripper_return 0

    # GUI properties
    gui_nose 0
    gui_grid 0
    gui_outline 1
    gui_move 0 (1 if the model has no parents);

    boundary 0
    mass 10.0
    map_resolution 0.1
    say “”
    alwayson 0

    stack_children 1
    )

update_interval int (defaults to 100)   The amount of simulated time in milliseconds between calls to Model::Update(). Controls the frequency with which this model’s data is generated.

update_interval 这个参数的意思看不懂,郁闷,关键这个Model::Update()函数在哪,干嘛用的。

前阵子好奇,想看看苹果啃了之后究竟能怎么生锈,于是这个苹果啃了之后放了五天——扔了。

午后小记

近日怠懒,诸事不定,事不定心也不宁,心愈不宁事愈不定。几次黄昏夜晚停下脚的时候总会感慨,多好的景致,不写下来可惜。然而就是无心消受,其实若是用心坐定,也用不了几分钟,二十来分钟,就能写完,所谓会家不忙,有条理了,自然做的快。其实博客天天有人来打望一眼,多半让人失望而回,满愧疚的其实。

自从大三开始生活就变得单调,每天做一样的事情,每天想前一天没想通的事情,看着大一新生军训,想起自己也曾年轻过,恍如隔世了。世上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浮夸——还是说浮世浮世,原本就是不浮不世。现在的富二代可以大喧排场追女孩,当年不也有石崇斗富遍洒金银么。可能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没记住那个男的叫什么,那个女的现查了才想起来叫雷英,很不理解为什么雷英在这种场面下居然还能这样坐的住,最终还半推半就的上了人家的车。按我的理解这男的泡妞手段卑劣,万恶不赦,头一回见面就该撕破脸皮,第二回再来就该告他骚扰。如果有钱就想摆平一切,那红叶宫女何必冒命与顾况私奔,卓文君何必非要和司马相如街头宰肉跟她老子过不去。可能真的是追求不一样,也可能是这个社会拜金习气太重了。总觉得娱乐圈的有种怪怪的味道——怎么就没点追求呢,女人年富力强光传绯闻不结婚生子,捡芝麻丢西瓜,有钱挣够本就行了,还想一辈子当下九流么。面上风光的是戏子,拿背后心酸博人哗宠的也是戏子,戏子还有什么不能卖?周总理当年说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贵贱分别,终究盖得了一时,盖不了一世。

最近一直都看西游记,其实以前乱七八糟的电影也看不少,各种流派各种题材,然而终究敌不过李白杜甫西游记。就算是把所有的毛片等级从A排到Z,女人还是吴承恩笔下的最妖娆。吴承恩笔下的女人只有纯粹的妖娆,没有富贵之气,也不透威严,不像红楼梦里面的各色人等,一样一样性格不一。吴承恩书中的女人雷打不动只有外观描写,云髻堆鸦,绿绒披身,金莲刚半折,十指如春笋;粉面银盆,朱唇樱桃;樱桃绽破,玑珠落盘。这段是从白毛老鼠精那儿抄的,每句都删了一半,还添了两笔。这种文字的画面感非常强烈,比起现在刚拍的红楼梦,真想说那个导演太不自重,麻雀身量,就想攀梧桐高枝,红楼梦原本是珪玉,被他一根搅屎棍点成粪缸石。

写了四十分钟了,干正事,不写了。

那个关于雷英的新闻:http://dec.fdc.com.cn/zxzs/jjfs/301847.htm